主页 > 新闻 > 正文

勒马尔婚姻与感情不忠的讨论:何为婚内出轨

2022-01-15 16:21来源:新华社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拒绝同妻子之外的异性单独共餐。这是出于他对妻子凯伦(Karen)的尊重,也是出于他强烈的宗教信仰。有评论家称,此举是男人无法自控的应对之术,但也有人批评说这是屈尊就卑的姿态,是性别歧视和对他人的侮辱。(支持者并不在少数:有一项研究发现,有5.7%的受访者认为,买食物给异性无异于不忠。)

无论我们怎么解读彭斯的行为,至少他和妻子对如何与异性相处是确定了清晰的边界。在异性恋伴侣之中,这种模式是比较值得一提的。

到底怎么样算不忠,很多人都没有明确的定义,他们也大大低估了伴侣背叛的概率(尽管有时,自己也并不够忠诚)。他们也不知道的,如果伴侣不忠应该如何回应(很多人的反应都出乎意料)。

我们知道,不忠现象并不在少数。一旦发现伴侣不忠,会让人心碎、又无人可以倾诉,因此许多心理学家建议,人们需要以更公开的方式谈论不忠现象。

有多少人曾对伴侣不忠,这是很难统计的。尤其是因为研究人员的数据来源,仅为那些坦白承认自己对伴侣不忠的人。因此,预估的数据会有较大的偏差,通常会受数据收集方式的影响。最高估计值显示,有75%的男性和68%的女性承认曾经出轨(虽然,2017年的最新数据显示,男女出轨概率已经趋同)。按其中一份已公布的最低估计数据,有14%的人曾经出轨,但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尽管如此,相信伴侣曾出轨过、或者有出轨心思的,只有5%。这也就是说,出轨数据中最保守的数字都已经数倍于此数了。大概我们太过相信自己另一半的忠诚了。

卡尔加里大学的布恩(Susan Boon)说:“我们中通常乐观的人觉得,好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坏事会绕开自己走。我们对伴侣忠诚度之信任,也正是源于此。另外,一段恋爱关系中,最好还是对另一半抱有信任。因为时刻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是十分畸形的。”

还有一个问题:不同的人,对于出轨的定义是不同的。研究人员会先行定义什么叫出轨,然而每个人对出轨的解读都有所不同,因此受访者也可能会不认同研究人员的定义。

     

    在托尔托列洛的一项研究中,他让参与者想象其伴侣的各种形式的不忠行为。有些人的想象是基于过往的感情经验;有的想像伴侣和电话那头的人畅聊到深夜,只回别人信息而不回自己的信息。有的想象则涉及了性爱。

    托尔托列洛说:“如有感情出轨的威胁,夸张自恋者会强势反应,力图控制二人的感情关系。这类人往往会通过言语威胁、肢体威胁、监视等方式来控制对方,不过要记住,这仅仅是在假定的场景之中他们想象的反应。那时我们没有发现,不忠的威胁会引起人们更加负面的情绪。”

    历经伴侣感情出轨的脆弱自恋者,会长时间心情忧郁,并会有更多的负面情绪。他们会将伴侣的不忠归因于自身问题。

    临床上,诊断病理学自恋是比较二元的,此人要么是自恋者,要么就不是。包括托尔托列洛在内的大多数行为心理学家认为,自恋更像是一杆游标卡尺,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自恋的特征。这项研究中,自恋特征高于平均值的受访者正是托尔托列洛的重点研究对象,但这些人也不是说已经达到了病理性自恋的程度。

    他说:“如果有人和自恋者相爱,却又和他人发生性关系,那么自恋者很有可能要诉诸控制权,会以极具破坏性的行为来表达。但如果是感情出轨,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脆弱自恋者可能不会与伴侣沟通,他们不会将情感关系中的担忧和焦虑同他人诉说。如果要我出主意,我会建议要找到办法养成沟通的习惯。对一方独自承受负面情绪的情感关系,沟通尤其重要。”

    如果出轨只是个别事件,那么只要一方道歉,我们认为是很容易被原谅的。然而,托尔托列洛和伯恩表示,假设情景和人们的真实反应是截然不同的。伯恩表示:“假设情景中,大家都认为自己会因遭到背叛而选择结束这段关系。但现实并非如此。有人会离婚,也有人会继续走下去。”

    托尔托列洛打算着手收集现实生活中的数据。同时也对出轨伴侣中,双方如何看待的方式十分感兴趣。比如伴侣是否会过分放大对方的不忠行为?或其他人眼中的调情,在伴侣眼里是否已是感情不忠?

    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考虑在内。虽然人一生对伴侣不忠的几率很高,很多人在某些时候都会出现不忠的情况,但是计算一个人在特定某一年的出轨几率,这个数字或许就会小上很多。那么,当下谈论出轨也就没那么迫切了。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