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 > 正文

视频录象“去中心化模式”会让音乐版权市场大

2022-01-28 11:19来源:新华社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 | 茶颜         

编辑 | 范志辉

去年12月,音乐和金融科技初创公司Djooky推出了一个名为DjookyX的全新平台,以供乐迷用户投资喜欢歌手的音乐版权。不同于当下主流的音乐版权交易模式,DjookyX一经发布便吸引了业内关注,并于今年1月中旬完成了其首笔拍卖。 

据了解,参与首笔交易的音乐人是来自德国的22岁流行和电子音乐人Dominik Jesz。他通过向歌迷出售其曲目《Let Me Know》的20%的词曲版权,仅在29位用户的支持下就成功筹集到了12400 欧元(约合88323人民币)。 

那么,DjookyX平台背后的运营逻辑是怎样的?又会给当下音乐版权市场带来怎样的改变?

 

草根音乐人如何靠29个粉丝支持,筹集到近9万元?


与传统唱片公司的合作模式不同,在DjookyX的支持下,音乐人不需要出售自己的音乐版权,就可以获得资金。 

在这一模式下,DjookyX为歌手、词曲作者和其他版权所有者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即通过向粉丝社区提供一小部分版税,且创作者不会失去对其版权的任何控制,就能筹集加速他们的音乐事业所需的资金。

具体操作上,在音乐人(唱片公司)将曲目提交给平台后,可以向粉丝出售至多49.9%的权益比例,以保证音乐人对于版权的控制权;同时,音乐人需要设置每百分比权利的最低价格,以及决定拍卖的开始日期和时间,最终签订初始出售和转让权利的协议,其中创作者还被要求要填写一份表格来说明资金用途,以防止欺诈或犯罪活动。 

与常见的拍卖方式不同,DjookyX上的交易主要采取竞标的方式,遵循荷兰式拍卖流程,即降价拍卖。拍卖开始后,由高到低出价单个版权份额,最终哪一个级别点的价格卖完创作者出售的份额即为最终价格,每位订购者可以自由选择购买份额的数量。交易结束后,最终价格乘以数量的总金额达到了创作者预想的最低资金目标,即为交易成功,若没有达到即为交易失败。

而乐迷在支付成功后,能够在其在线钱包中看到所购买歌曲版权的所有详细信息,并且所有交易都是由独立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Mangopay 托管,以确保用户资金受到保护。 

以首笔交易《Let Me Know》为例。此次交易共有29位用户参与竞拍,分别以单个RR出价,RR全称为Royalty Rights(版税权益)。据悉,这次拍卖中每个RR以5欧元为最高出价拍卖,直至价格降至0.62欧元时售完所有份额,因此,最终20000份RR的成交价格按照最低出价0.62欧元进行,成功为这位草根音乐人筹集到了12400欧元。

值得注意的是,音乐人筹集到的资金用途会明确公布出来,比如营销、音频制作、视频制作、音乐人保留等。如图中所示,Dominik Jesz筹到的12400 欧元中,9600欧元将用于营销途径,2056欧元归音乐人所有,744欧元归于委员会。

简单来说,音乐人既能够以更加广泛的方式推广其歌曲,还可以保留对于歌曲版权的一定所有权和控制权,并从中获利。首次拍卖结束后,Dominik Jesz说:“我喜欢DjookyX背后的理念,因为它不仅为像我这样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保持独立的机会,同时也保持了我作为音乐人的自由。”


DjookyX如何为音乐人重新赋权?

 

近年来,音乐版权以其高抗风险能力,在当下越来越成为一种新的资产类别而投资者青睐。

这并不奇怪,哪怕2019年12月开始的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之际,全球各地的演唱会、音乐节等线下活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时,音乐依然以线上流媒体方式进行传播,人们可以通过手机等移动通讯设备听音乐,这将使音乐所有者能最少受到外界环境影响而获得稳定收益。

与此同时,国外在音乐版权交易争夺浪潮愈演愈烈,例如去年底,索尼音乐就以5.5亿美元收购了Bruce Spirngsteen的音乐版权,今年1月,华纳音乐词曲版权公司Warner Chappell Music以超过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David Bowie的词曲版权等。据外媒MBW统计,2021年全球音乐版权市场的60多笔交易,用于收购词曲版权和录音版权的交易额达50亿美元以上。 

而DjookyX的推出,在一定程度上在资本血拼的版权角斗场撕开了一道口子。 

在拆解DjookyX之前,我们先介绍一下其母公司Djooky。该公司由美国制作人 Brian Malouf 创立,其团队还包括格莱美提名艺术家和音乐总监Patrice Rushen、英国Ivor Novello获奖词曲作者Sacha Skarbek、制作人和词曲作者Justin Gray,以及前环球执行和唱片制作人、Djook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drew Dakhovskyy。

Djooky联合创始人Brian Malouf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Djooky致力于实现音乐产业的民主化和去中心化,目的是为更多音乐家创造公平的机会。上线DjookyX之前,2020年7月,Djooky推出了全球首个全球在线音乐大赛——Djooky音乐奖。该比赛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所有艺术家和词曲作者免费开放,每年以季节为划分举办四次,吸引了来自 140 多个国家/地区的音乐人提名,以及150,000名乐迷的投票登记,最终获胜的艺术家将获得1万美元现金。

而DjookyX则是进一步完成公司使命的新尝试。 

据音乐先声了解,DjookyX的盈利方式来自于交易佣金和拍卖费。从2022年1月16日起,创作者需要支付100欧元的来开启销售活动,每次拍卖的持续时间为两周;如果首次销售活动没有成功,再次开启还需要重新付费。同时,每成功完成一次拍卖,DjookyX将收取5%的佣金。如果拍卖不成功,Djooky 将不会收取佣金。

据悉,平台还将预计于2022年初推出二级市场,与一级市场形成互补。在初级市场,音乐人可以通过初次销售将部分音乐版税权利出售给乐迷,而在二级市场中,乐迷可以出售并转让他们的权利给其他乐迷。

目前,DyookyX已在全球范围内来推广其平台,其中包括来自德国的 Dominik Jesz、来自韩国的 Yuni Marimba、来自所罗门群岛的 Blad P2A 和来自法国的 Loulia Esteves 等音乐人都将逐步加入。

Djooky 联合创始人Brian Malouf说:“我们的愿景是确保所有艺术家,无论他们的背景或居住国如何,都能平等地获得最佳支持以创作和推广他们的音乐。”

 

“去中心化模式”,会让音乐版权市场大洗牌吗?

 

不难看出,DjookyX平台的内核主要是为解决创作者在当下音乐产业利益分配体系的弱势地位。

其实,随着线上流媒体音乐的加速发展,唱片公司凭借历史优势获得了巨大利润,而在创作者经济的崛起后,唱片公司与创作者之间的收益分配争论也愈演愈烈。

2020年5月,英国音乐家Tom Gray在推特上发起#BrokenRecord活动,呼吁英国政府介入,以帮助音乐人在流媒体发展中分得公平的收入。根据2021年10月musically网站数据显示,针对#Broken Record 活动其发布了一项针对 2069名英国成年人的调查结果,它发现 77% 的人认为艺术家的报酬不够;76%的人认为词曲作者报酬过低;83%的人表示大多数唱片公司的报酬过高;68%的人表示流媒体平台的报酬过高。 

图源:musically.

可以说,创作者经济在之前虽然一直长期存在,但由于传统的分配体系难以撼动,再加上唱片公司基本上垄断了音乐发行,不仅形成了版权垄断的音乐行业现状,还使双方在利益分配过程中产生诸多分歧。

如今DjookyX的推出,可以说既是推动创作者经济逐步平等的途径之一,也迈出了突破传统音乐版权垄断体系的重要一步。

我们也可以发现,web3.0时期去中心化的特点与创作者经济的模式、DjookyX的运营逻辑也不谋而合。

在音乐行业中,创作者经济意味着音乐人可以绕开唱片公司,而直接与乐迷粉丝建立联系,而DjookyX作为现实实践,正是让乐迷通过购买自己所喜爱的歌曲版权而去支持其所喜爱的音乐人,成为连接乐迷与音乐人的桥梁。尽管当前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但DjookyX平台的创立以及首次交易成功,都为后来者提供了一个范例。

值得一提的是,DjookyX平台的以去中心化为核心的模式在音乐行业中并不是个例。

2018年9月12日,跨国音乐公司CME国际就启动了旗下全球音交所(AIP.trade)区块链应用,在全球首创了“炒歌”模式。其运营逻辑主要是通过音交所平台,音乐人可以用歌曲的未来收益来得到融资,获得可观的收入,而乐迷们则可以投资其所喜爱的音乐人的歌曲,共同参与推广并且获取未来的版税收入或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来赚取差价。但由于某些原因,该平台后续并没有取得更多进展。

同年,与其运营逻辑相似的Audius平台也产生了。Audius是一种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音乐流媒体服务,旨在解决传统音乐行业中间商获得太多利润、创作者获利较少以及版权问题。

Audius的运营逻辑主要是越过唱片公司和中间商,从而将艺术家直接与听众联系起来,将金钱和权力转回给艺术家,具体方式主要通过用户分享音乐而获得代币奖励。代币在Audius平台运营中具有显著作用,代币持有者不仅享有治理投票权,并且还能够作为激励代币,使用户在平台获得收益。

当然,提到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便不得不想到最近爆火的NFT拍卖。NFT意为非同质化代币,音乐NFT即是音乐人将作品和相关信息上传到区块链上,音乐作品通过数字加密技术进行存储,具有不可复制性、稀缺性和可收藏性。

对艺术家来说这不仅解决了音乐所有权问题,也可以通过NFT越过中间商直接吸引消费者购买并从中获利。而对于乐迷来说,音乐NFT交易不仅代表听歌权,还代表了音乐数字收藏品的拥有权,以及二次交易的价值增值。

虽然说全球音交所、Audius平台、DjookyX与NFT拍卖在平台设计、运营方式等方面均有不同,但他们都具有相同的运营内核,即通过直接将乐迷与音乐人进行连接,从而扩大音乐人的融资渠道,使其获得更加合理的收入。

但我们也应看到,任何运营模式在初创时都可能发生一系列问题,例如,如何吸引更多优质的创作者加入其中?在盗版猖獗的市场环境下,如何吸引更多乐迷进行投资?如何让更多非头部艺人从中收益,且能持续运营?

这些都是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可以预见,未来音乐版权市场将不再“铁板一块”,高度集中于各大音乐巨头和资本集团,而是有更多可能性。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