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 > 正文

茶颜悦色武汉汉字改革之我见

2021-11-02 08:09来源:新华社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语言与文字


汉字改革之我见

文/墨吟

汉字改革势在必行。简体字已经推行了七十多年,为广大人民所认可和接受。如果现在突然宣布废除简体字,恢复繁体字,势必破坏社会用字的稳定性,造成混乱。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作家王干和马英九先生的意见。

王干是主张废除简体字的,他称简体字是对中华文脉的断裂,是“汉字的山寨版”。中国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推行简体字的主要目的是扫盲,现在扫盲任务已经完成,简体字的历史使命也就结束了。他建议将“繁体字”改称“正体字”,提出了“五十年废除简体字”的口号。作为过渡,他建议“识简写繁”,即认识简体字,书写繁体字。

马英九认同简体字是“汉字的山寨版”,也认为应将“繁体字”改称“正体字”。他说:“'正体字’一点都不'繁(烦)’,我们的祖先用了几千年都不觉得繁,不会到这几年才觉得繁。”但他认为简体字经济实用,很有趣。他建议两岸合编一部《中华大辞典》,将繁简体两种字词语汇陈列比较。他提出的主张正好与王干相反,叫做“识正书简”,即书写时可以用简体字,但要认识繁体字。

我很赞同马英九先生关于合编《中华大辞典》的建议和“识正书简”的主张。事实上,在台湾出版的多部辞典,已经将简体字和繁体字同时收录,在港澳地区,不少学校已将简体字列入教学计划。至于大陆出版的各类辞典,都是将简体字和繁体字同时收录的,说明我国从来就没有废除过繁体字。

对于汉字的统一,我认为不能一刀切,废除简体字或者废除繁体字都有失偏颇。我们必须尊重现实,走简体字、繁体字兼收并蓄、互为补充、融汇一体的道路。这样做,不仅不会断裂中华文脉,而且将使中华文脉更趋丰富。

至于王干和马英九都认为简体字是“汉字的山寨版”,意即“非主流、冒牌货”,这就很幼稚、很可笑了。王干自己也承认,“我们现在用的简体字也不是现代人发明的,它在宋代以后就有,叫俗字”,好多字已经使用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这说明,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早就对汉字进行改革了。我们现在所推行的简体字,是对古代汉字改革成果的继承和发展。要说“山寨版”,那也是历史悠久的“山寨版”,岂可等闲视之!

那么,自古就有的简体字(或者叫俗体字、古体字、通用字),究竟有多少呢?

我手头有一本民国二十六年(公元1937年)由上海东方书店出版的《學生小辭滙》(编者儲禕),在其序言中说:“是书对于新字、术语、外来语、简体字等,为报章杂志中所常见者,均慎择采入。”

图1:《學生小辭滙》首页


图2:《學生小辭滙》末页


现将《學生小辭滙》采入的简体字、俗体字、古体字、通用字抄录如下:

庄  莊的俗体字   齐  齊的简体字   斋  齋的简体字

斈  學的简体字   旡  無的古体字   庅  麽的简体字

庙  廟的简体字   庐  廬的简体字   万  萬的简体字

个  個的通用字   两  兩的俗体字   祘  算的简体字

确  確的通用字   攷  考的通用字   群  羣的俗体字

与  與的简体字   点  點的简体字   异  異的简体字

岁  歲的简体字   断  斷的简体字   凶  兇的通用字

参  參的简体字   体  體的简体字   战  戰的简体字

时  時的简体字   旧  舊的简体字   俛  俯的通用字

归  歸的简体字   尔  爾的简体字   属  屬的简体字

条  條的简体字   复  復的通用字   麦  麥的俗体字

宝  寶的简体字   凤  鳳的简体字   凨  風的简体字

启  啟的简体字   穷  窮的简体字   灾  災的通用字

边  邊的简体字   过  過的简体字   还  還的简体字

这  這的简体字   远  遠的简体字   迊  迎的简体字

沪  滬的简体字   氷  冰的俗体字   袄  襖的简体字

裡  裏的俗体字   袜  襪的简体字   选  選的简体字

迩  邇的简体字   坛  壇的简体字   坟  墳的简体字

乔  喬的简体字   关  笑的简体字   养  養的简体字

声  聲的简体字   処  處的简体字   奸  姦的通用字

赵  趙的简体字   赶  趕的简体字   权  權的简体字

梦  夢的简体字   葯  藥的通用字   独  獨的简体字

猪  豬的俗体字   办  辦的简体字   劝  勸的简体字

机  機的简体字   寿  壽的简体字   虫  蟲的简体字

刘  劉的简体字   扑  撲的简体字   挂  掛的简体字

执  執的简体字   挽  輓的通用字   囯  國的简体字

园  園的简体字   虽  雖的简体字   响  響的简体字

号  號的简体字   吓  嚇的简体字   后  後的通用字

只  隻的俗体字   賍  贓的简体字   厉  厲的简体字

听  聽的简体字   医  醫的简体字   戏  戲的简体字

对  對的简体字   覌  觀的简体字   阴  隂的简体字

尽  盡的简体字   鳮  雞的简体字   艰  艱的简体字   

双  雙的简体字   气  氣的简体字   欢  歡的简体字

会  會的简体字   鈡  锺的简体字   从  從的简体字

党  黨的简体字   怀  懷的简体字   粮  糧的通用字

烟  煙的通用字   烛  蠋的简体字   罗  羅的简体字

罢  罷的简体字

以上所列109个简体字、俗体字、古体字、通用字至少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流行了,为当时的报章杂志所采用。大家可以拿来与最新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相对照,其中绝大部分为字表所采纳。有少量字是跟着偏旁简化而进一步简化的,如葯简化为药,賍简化为赃,覌简化为观,鳮简化为鸡,鈡简化为钟。有的则稍作改动,如斈改为学,旡改为无,庅改为么,凨改为风,裡改为里,処改为处,囯改为国。也有的不采纳,如祘,攷,俛,迊,氷。只有一个字是改换门庭的,即笑字不简化,而将關字简化为关。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